《本网最新公告声明》 《北京京创律师事务所-简介》 《本网公告》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联播快讯 > 正文联播快讯

昆明一小区楼上掉瓷砖砸伤老人!221住户每人赔3600余元

时间:2021-01-16 来源:环球网资讯 作者: 阅读:

来源:春城晚报

  

2019年7月31日,住在昆明幸福邻里小区26栋的潘大妈刚走到单元楼下,就被楼上掉下的瓷砖砸中头部,造成肢体偏瘫,到目前为止已经花去了30多万元的医药费,由于一直无法找到高空抛物者,潘大妈的家属将26栋2层以上的225名住户和物业公司告上法庭。

1月15日,潘大妈终于拿到了等待近1年的判决书。

天降瓷砖砸中老人

2019年7月31日中午11点,潘大妈和女儿外出回家,刚走到单元楼下,突然一片巴掌大的瓷砖从高空坠下,正好砸中了潘大妈的头部,潘大妈随即倒地不起。

目击市民拍摄的画面中,潘大妈被砸中后倒在了绿化带里,女儿用手按住了她头部的伤口,但仍血流不止。

  

随后,潘大妈被120送往附近医院救治,之后又在云南新华医院、昆明市延安医院、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共花费233326.43元,经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潘大妈伤残等级为二级,造成肢体偏瘫,后期医疗费评估为60000元整。

做了一段时间的康复治疗,2020年春节后潘大妈回到了禄劝老家由老伴照料。潘大妈的女儿说,自己和丈夫在昆明打工,租住的幸福邻里小区是公租房小区,一套50多平方米的房子月租600多元。母亲来昆明原本是来帮忙带孩子的,不想遭此横祸,现在一家人已经债台高筑,苦于一直找不到高空抛物者,只能将26栋2层以上的225名住户和云南巨和物业服务有限公司,云南巨和物业服务有限公司昆明第九分公司告上法庭,要求索赔。

平均每家分摊3600多元补偿款

在法庭审理过程中,部分被告及被告代理人向法院一一举证,证明事发当时并不在场,应与本案的侵害行为无关,而原告主张侵害行为与被告有关的主要依据,只有其女儿和现场居民张某某的警方询问笔录,没有任何的视频监控,因此被告要求原告潘大妈撤销对其的起诉。

  

庭审持续了4个多小时,因案情复杂,法庭择期宣判。

1月15日,潘大妈女儿终于拿到了判决书。

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满林强介绍:“判决的结果是由221名被告,承担80%的责任,合计是789344.58元,由被告物业公司承担20%的责任,合计金额是197336.14元,总的合计金额是986680.72元。最终下来平均每一家是要分摊3600多元补偿款

老人目前的状况怎么样呢?潘大妈的女儿说:“就跟之前做完康复是一样的,反正这辈子就这样了。”

延伸阅读:

84岁老人高空抛物砸伤脑外科医生:没仇 就是年纪大了下楼丢垃圾不方便

  

对于参与过今年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脑外科医生张远鹏来说,5月10日是一个难忘的日子,他怎么也想不到,作为一名脑外科医生的自己,居然被一袋从天而降的垃圾砸得头破血流。

晚上8时30分,张远鹏和妻子周小文在江西省鹰潭市一条街道上散步时,张远鹏突然发出一声大叫。“当时我感觉像被一个硬物砸到了头,又痛又想晕倒,但因为自己是医生,害怕突然倒地会造成二次伤害,只好强行忍住疼痛,慢慢地倒下。只知道头部出了很多血,接着自己就昏迷了。”

张远鹏后来才知道,自己是被一袋生活垃圾里的玻璃瓶砸到了。

逐户排查锁定嫌疑人

张远鹏妻子当场打电话报警后,警方立即进行现场勘查,对现抛下来的玻璃瓶和垃圾袋,进行了现场提取。经过距离计算,很快锁定了抛物地所在的小区。接着,警方和社区工作人员走访抛物地楼层进行逐户排查,当走访到六楼住户何永根家时,警方询问何永根,何永根立即承认是他抛的。同时,警方在何永根家中发现“高钙配方鸵乳粉”“永安康健脾牛磺酸粉”、亚麻籽油的包装与垃圾袋中的部分垃圾包装相同,随即将何永根带走调查。

当晚赶到现场的站江社区书记表示,经公安机关侦查,通过现场留下的玻璃瓶和垃圾袋等线索,当晚11时许,找到了高空抛物嫌疑人。

何永根家住六楼,一楼出去大门口就有垃圾桶,为何何永根偏要偷那一点懒呢?原来,何永根今年84岁,觉得年纪大了下楼丢垃圾不方便,就习惯性地从窗户边往外扔垃圾。

何永根说,他知道抛垃圾的楼下是过路的人行道。但楼下平常有人都是靠店面走的,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走马路边上。他当时扔垃圾的时候看了一下,并没看到人就扔下去了。

“我不认识被我高空抛物砸到的人,更没有仇。”何永根表示,平常少量垃圾他会从窗口扔,垃圾多或有瓶子就会拿到楼下扔,那天何永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垃圾里有瓶子还从窗口扔。

不管何永根当天出于什么原因扔的垃圾,砸伤行人已是事实。5月10日,公安机关将其作为高空抛物致人受伤的违法人员抓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82条规定,5月11日,鹰潭市公安局月湖分局依法对犯罪嫌疑人何永根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执行拘留,同月25日被取保候审。

虽不起诉但要担责

该案由鹰潭市公安局月湖分局侦查终结,以何永根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于6月30日移送鹰潭市月湖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经鉴定,张远鹏的人体损伤程度构成轻微伤。当日案发后,民警对涉案小区进行走访排查,调取案监控视频发现,案发时案发地人流量密集。何永根在民警排查询问时主动承认其高空抛物行为,后被民警带至派出所接受讯问。

案发后,除去已缴纳的医疗费护理费外,何永根一次性赔偿被害人张远鹏资料费、营养费、误工费等费用5万元。

据该案刑事案件承办人祝晨介绍,这起刑事案件的案情不复杂,但很特殊,犯罪嫌疑人是84岁老人,被害人则是参与战“疫”的鹰潭市人民医院医生,涉及的刑事政策把握分寸比较复杂。为此,鹰潭市月湖区检察院举办了何永根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的听证会,邀请街道办社区相关人员、人民监督员、区文明办、区人大代表、鹰潭市物业管理协会等作为听证员。

最终,鹰潭市检察院认为,何永根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的行为,但鉴于其系高龄老人,犯罪情节轻微,具有自首情节,且自愿认罪认罚,积极赔偿被害人的损失,取得被害人谅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可以免除刑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何永根不起诉。

在民事赔偿方面,张远鹏考虑到何永根事后第二天就付了医疗费,请了护理工,何永根妻子、儿子、女儿等每天到医院看望,考虑何永根高龄,结合自身病情,出具谅解书,不再追究何永根的民事责任和刑事责任。

加强公益诉讼专项监督

鹰潭市检察机关结合民法典关于高空抛物相关规定,在对该案全程提前介入引导侦查的基础上,启动“一案三查一跟进”:一是依法稳妥办理刑事案件;二是发挥民事检察作用,保障被害人民事权益;三是立足公益诉讼检察,助力社会面治理,开展“整治高空抛物·守护美好生活”公益诉讼专项行动;四是结合办案,跟进开展“禁止高空抛物”法治宣传教育。

“该案是鹰潭首例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立案侦查的高空抛物案,也是在全国率先开展‘整治高空抛物·守护美好生活’公益诉讼专项监督的案件。”鹰潭市检察院检察长李莉安告诉《方圆》记者,按照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部署和最高检要求,检察机关在做好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食药品安全、国有财产保护、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英烈名誉保护等法定领域案件外,积极、稳妥办理安全生产、公共卫生等领域公益损害案件。

今年5月,该院决定开展为期1个月的“整治高空抛物·守护美好生活”公益诉讼专项监督活动,鹰潭市检察机关公益诉讼精干力量立即行动,到公安机关110接处警指挥中心调取了近4年来涉及高空抛物的接处警记录,走访了街道办、社区居委会、物业公司32家,询问了部分群众,进行了深入调查。在公安机关、住建部门、相关行业协会、街道社区等单位大力支持下,对鹰潭市2016年5月至2020年5月,90件高空抛物、坠物接处警案件进行分析,形成了专项调查报告。

从发生地域来看,鹰潭市五个区(市)发生高空抛物案件,月湖区作为主城区高空抛物案件较多。90件高空抛物、坠物案件中,67件为高空抛物案件,占比74.4%,绝大多数“头顶上的危险”为“人祸”。

从发展趋势来看,高空抛物案件总体呈逐年增长之势。67件高空抛物案中,2016年6月至2017年5月,发生9件;2017年6月至2018年5月,发生18件;2018年6月至2019年5月,发生16件;2019年6月至2020年5月,发生24件。

从高空抛物致损情况来看,67件高空抛物案件中43件造成了伤人毁物后果,占比64.18%。受伤的22人中,伤及头部13人,占比59.09%。

从高空抛物物品类型来看,生活垃圾35件,占比52.24%;石材类共12件,占17.91%;其他类共20件,占29.85%。其中,危险系数较大的物品有:竹扁担1条、花盆1个、酒瓶8个、砖头2块、石头8块、碗3个、热水瓶1个。

从查明情况来看,85.07%的高空抛物案成为“无头公案”。67件高空抛物案件,最后查明具体抛物人的仅10件,仅占案发数的14.93%,查明率较低。已查明的10件中,“熊孩子”抛物3件、住户随意丢弃生活垃圾7件。已查明案件基本上由抛物方、受害方私了或调解赔偿处理结束,其他57件未查明案件最后基本上成了“无头公案”。

  

在李莉安看来,高空抛物屡屡发生,威胁的是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牵连着的是社会公共利益。鹰潭市检察院发现网络舆情后,迅速进行研究论证,认为检察机关应当依法监督高空抛物案件。

开展整治高空抛物公益诉讼专项行动

“住建部门在整治高空抛物这块工作滞后了,日常关注度不够,如果不是看到市检察院的专项调查报告,我都不知道鹰潭一年有这么多起高空抛物案件。”在鹰潭市检察机关召开的“整治高空抛物·守护美好生活”座谈会上,鹰潭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张平来说。

“当时个别物业公司还有些不理解,认为高空抛物是多年来难治的顽疾,检察机关能管得好吗?其实,当时我们自己也产生了怀疑。可是,一想到如果都不管,可能明天从高空中抛下的东西就可能会砸到我们每一个人,我们觉得再难都要做下去。”鹰潭市检察院公益诉讼检察官孙振辉介绍。

在专项监督结束后,检察机关最终形成了《关于“整治高空抛物·守护美好生活”专项行动调查报告》,报告分析了全市高空抛物案件基本情况、原因,从发挥“政治引领、自治基础、法治保障、德治教化、智治支撑”五治协同方面翔实地提出了整治建议。报告得到了鹰潭市委、市政府主要负责同志的批示肯定。

为更好地凝聚共识、推动整改,鹰潭市检察机关还积极借助“外脑”,邀请人大、公安、住房和城乡建设、物业协会、物业公司等参加座谈会,共商整改举措。座谈会上,鹰潭市人大常委会城市建设环境资源保护工作委员会主任吴勤胜对30年前的一个冬天,第一次到鹰潭就被楼上泼下来的一盆水泼中的事实还记忆犹新。“人大常委会今年已将细化实施《物业管理条例》列入立法计划,我们会将整治高空抛物的内容增加进去,还会通过组织代表视察、专题调研形式协同检察机关推进整改落实。”

特别是物业协会、从事物业管理的同志,结合自身专业,发表了许多有益的整改意见。“生活垃圾占了抛掷物品的一半以上,部分是行动不便的老人抛出的,我会督促各物业公司落实好属地管理责任,按接警记录进行排查,安排专门人员上门收集垃圾。我们还会增加监控的数量,在保障业主隐私的前提下让摄像头‘不仅向地下还要对天’”。鹰潭市政协委员、物业协会会长刘志勇说。“物业防治手段大多还停留在楼道内张贴警示牌的形式化阶段,我们要结合普法宣传,抓住业主委员会、楼道长等‘关键少数’,开展精准化宣传,带动大家都重视起来。”参会的鹰潭市司法局局长盛才明、康程物业公司经理唐颖说。

根据调查核实情况,鹰潭市检察机关向相关行政机关发出诉前检察建议4份。前不久,鹰潭市检察院召开了公益诉讼诉前检察建议公开宣告会,检察官不仅通过展示PPT,用“图片+现场解说”的方式详细说明问题,还逐条向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门负责人解释了检察建议的法律依据。

“对检察院指出的问题,我们全部接受。下一步,我们将从认识上再提高,住建部门要有作为;将再压实对物业的监管责任;结合智慧鹰潭建设,推动小区智能化改造;完善相关制度,制定可操作性强的规范。”鹰潭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张平来在检察建议公开宣告会上当场表示,对检察建议照单全收,立行立改。

“我觉得检察机关能就高空抛物开展公益诉讼专项监督,被监督的行政机关应该会积极履行自己的职责,在一定程度上会遏制或者减少一部分高空抛物行为的发生。公安机关会按照即将实施的《民法典》等相关法律规定,只要接到警情,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鹰潭市公安局副局长谢军说。

这一次针对高空抛物的公益诉讼,能否取得预期效果?鹰潭市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说,他们会坚持到底。在鹰潭市委主要领导的批示推动下,鹰潭市成立了以分管住建部门副市长为领导小组组长的禁止高空抛物专项教育整治活动,专项教育整治活动正在全市开展,检察机关正在对整改落实情况持续跟进监督(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中国经济与法

更多>>景区推荐

更多>>公益慈善

每日推荐

企业之星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网站广告 - 诚征合作 - 诚聘英才 -

Copyright©2010—2013 经济与法  www.zgjjyf.com
 网络中心 电话:010-52861578  手机:13581966449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本网法律顾问:北京京创律师事务所   孔民  主任律师 
邮箱:zgjjyf@126.com 《经济与法》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禁止复制、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京ICP备20017786号  公安备案: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358号